吕帅希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吕帅希【微法课堂】父母出资购房,算赠与还是借款?-新区新女性

吕帅希【微法课堂】父母出资购房,算赠与还是借款?-新区新女性

吕帅希
高某、王某凤于2008年9月28日登记结婚。2010年6月29日,高某与舟山某公司签订《经济适用住房买卖合同》,购买了坐落于舟山市定海区××街道××室的房屋,房屋价款为**元。当日,高某将房款**元打入舟山某公司的账号。同日,高某母亲柯某从银行取款**元。

012013年3月,王某凤向法院起诉要求解除与高某的婚姻关系,法院判决驳回王某凤的请求。同年12月31日,王某凤第二次起诉离婚,法院于2014年3月19日作出判决,准予二人离婚。
022015年8月3日,王某凤向法院起诉,要求依法分割坐落于舟山市定海区××街道××室的房屋。法院于2016年6月2日作出判决,上述房屋判归高某所有,由高某补偿王某凤20万元。
后高某向母亲柯某出具《借条》一张,载明“本人高某因购买房屋需要向柯某借款**元”,《借条》的落款时间倒签至2010年6月29日。
争议焦点为:
柯某向高某提供的款项是借款还是赠与?

(案例来源:详见浙江法院公开网,舟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9民终695号民事判决书)

一起来看看律师怎么说

浙江京衡(舟山)律师事务所
于艳律师
无论是赠与行为还是借款行为,均应归结于合同行为。民商事合同的基本原则是意思自治,即合同主体之间就合同内容达成的一致,需要约束合同主体之间的民商事行为。

首先,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王某凤未提供相应的证据证明柯某作出过**元赠与其的意思表示,故其主张的赠与行为不一定成立。
其次,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柯某与高某之间的借贷关系于2010年6月29日依法成立,应受法律保护。该借款发生于王某凤、高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且该借款用于二人购买共同所有的住房,系夫妻共同债务,应由二人共同归还柯某借款本金**元。
此时,看官朋友们可能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母子之间写一张借条
就能把涉案款项定性为借款?
虽然儿子高某在事后补签相应款项的借条,但该借条可以证明涉案借贷关系成立并生效。王某凤仅凭一般父母给子女出资购房系赠与的推理主张涉案款项系赠与,其需要提供相应的证据,否则王某凤要求认定为赠与行为的主张不能成立。

经典分享此类判决在浙江省范围内并非鲜见,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曾于2016年也判决了一起类似案例【案号: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6民终2248号民事判决书】,法官的解释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在此一并予以分享: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该条款适用于夫妻离婚分割共同财产之时,解决的是赠与夫妻一方还是双方的问题,但前提是父母出资款能够被认定为赠与性质。反言之,父母出资款并非必然就应定性为赠与性质。敬老慈幼,是为人伦之本,亦为法律所倡导。慈幼之于父母,依法而言即为养育义务之负担。儿女一哺成年,当应自立生活,父母续以关心关爱,儿女受之亦应念之,但此时并非父母所应负担之法律义务。现如今受高房价影响,儿女刚参加工作又面临成家压力,经济条件有限情况下父母出资购房虽为常事,但儿女不能以为父母出资乃天经地义,须知父母养育儿女成人已为不易,儿女成年之后尚要求父母继续无条件付出实为严苛,亦为法律所不能支持。因此,在父母出资之时未有明确表示出资系赠与的情况下,基于父母应负养育义务的时限,应予认定该出资款为对儿女的临时性资金出借,目的在于帮助儿女渡过经济困窘期,儿女理应负担偿还义务,如此方能保障父母自身权益,并避免儿女成家反使父母陷于经济困窘之境地,此亦为敬老之应有道义。至于事后父母是否要求儿女偿还,乃父母行使自己债权或放弃自己债权的范畴,与债权本身的客观存在无涉。

法条链接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第二百零六条 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第二百一十条 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二十二条 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
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
第二十四条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新区新女性发布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42